原諒我一生放縱不羈愛自由.....所以以下完全複製貼上PTT原文...請見諒!

 

◎人物概述與前情提要:

諾皇:有個秘密要26歲後才能公諸於世,尋求老皇爺的下落也是他最大的目標。

子楓:只是撿個喉糖罐子,卻掉入“古”代,還被逼與諾皇義結金蘭。

小超子:什麼男人的配備都沒有的公公。

 

------------不囉唆,正文開始囉!----------


就在此時,一位俊秀卻自帶氣場的男子走向前來。

「慢著!諾皇,此事非同小可,臣青陽請皇上再多考慮一下!」

「不用考慮了!朕相信他!朕的直覺不會有錯!」此話一出,青陽眼神看向子楓,閃過一
絲複雜的情緒,但卻又立刻回到那原本不卑不亢的態度,默默退下。

也許是諾皇太像亞諾了,又或許是這句“我相信他”觸動了子楓,「好!我杜子楓就與你
在此結拜,死生與共!」

「太好了!!小超子備馬!朕要回宮與義兄好好喝上兩杯!」

「諾…諾皇……您的愛駒“揪比”剛跑了…」小超子止不住抖動的聲音,越說越小聲…

「你…還說什麼馬在人在、馬亡人亡…朕看你是活膩了!算了!去換另一匹“肚琵”好了
!」

----------
回到宮中,眼前金碧輝煌的宮廷擺設,吸引不了心事重重的子楓,連面前的瓊漿玉露也絲
毫未取。

「子楓…呃…朕可以這樣稱呼你吧!今日之事,是不是朕勉強了你?」

「不是這樣的。只是我心理有事。」說完,子楓一口喝下眼前這杯透明的液體。

「心情不好,喝酒容易醉!來!朕帶你去一個地方。還有,其他人別跟來!」

子楓跟著諾皇後走,看著前方的背影,讓他想起亞諾,不知道現代的他還好嗎?眼下的自
己又該如何回到現代?

突然間,一縷清涼讓他瞬間警覺。「怎麼樣?被噴泉水潑濕可是會帶給你幸福喔!」子楓
的警戒心在抬頭看到諾皇的笑靨時,瞬間消失。

「這是朕父皇特地打造的地下水噴泉,目的是希望“古”代王朝的每個人,都能獲得幸福

。只是…」

助他將箭裝上。這動作過於親近,讓子楓不得已轉頭看向身旁的諾皇,臉卻被他用手推回
前方。

「視線和準心成一直線,放輕鬆,用你的感覺去瞄。」

咻的一聲!眼前的老鷹已倏然落地。

「我射中了!這真的很好玩欸!謝謝你帶我來,真希望我也可以為你做些什麼!」射中獵
物的子楓止不住開心的心情,轉頭看著諾皇說。

「今天,你開心嗎?」諾皇溫柔的問著。

「開心啊!」

「這就夠了!」「走吧!朕再帶你去朕的秘密基地。」

------------

「這裡是?」騎著馬一路狂奔的兩人,在諾皇躍下馬匹的同時,子楓才有機會抬起頭,看
到眼前的遼闊山景。

 「這裡是宮殿外的後山,每當朕煩惱時,朕就會獨自一人到這裡冷靜。」

「只是?」

「只是父皇在一次下鄉賑災中消失了!當時的朕要面對傷心的母后,以及混亂的朝政,當
時的朕只有一個想法,就是把王朝維持在父皇還在時的樣子。」

「噴泉水可以使人獲得幸福,是吧?」子楓順勢取了些水,就往皺眉的諾皇潑去。

「你潑朕?好哇!換朕潑你個小人頭!」

陽光下,兩個年輕男子濕透的髮梢,在光線折射下,閃得在旁默默觀察的青陽,只能瞇著
眼思索,似乎在測試些什麼。

------------

「子楓,這幾日的宮廷生活,適應嗎?還有什麼要朕給予的嗎?」諾皇邊拿起弓弩,邊轉
頭看著他的義兄。

「給予?不用不用!」射箭這件事,子楓倒是第一次,光拿起弓弩就耗了點時辰。

「來!弓弩不是這樣拿的!」諾皇突然從子楓後方抱住他,一手與他一起扶弓,另一手協

「所以…你現在很煩惱?」

 

「不!是你很煩惱!雖然朕不知道你在煩惱什麼,不過,朕有方法讓你振作。來!跟朕一
起喊:杜子楓~不准再煩惱!」

諾皇拍拍子楓的肩,子楓意識到自己不得不喊的窘境,只好硬著頭皮,尷尬出聲。

「杜子楓…不准再煩惱!」

「忘掉憂愁,振作起來~你是最棒的!」諾皇越喊越帶勁,腳步也越來越往前。

「忘掉憂愁,振作起來…我是最棒的…」越喊越心虛的子楓,則是不敢相信古代也有吸引
力法則。

「從今以後,除了朕,不准再為任何人………啊!!!」諾皇腳步一傾,整個人剎那間滑
了下去。

「諾皇!!!」子楓一個箭步,傾全身之力向前撲倒,恰好握住諾皇的手。

此時子楓右手緊握著諾皇的手,左手卻僅抓著地面的石塊,即使子楓拼了命想拉起諾皇,
卻還是難以成功,反而越掙扎,兩人就越往山谷移動。

「杜子楓,放手!不然你會摔死的!」諾皇眼帶淚光,想掙脫子楓死握的右手。


「為了救過命的兄弟,我死又怎樣?!!從今以後,我們倆的命算是綁在一起了!」子楓
的回應,讓諾皇的心徹底震懾住,一種複雜的情緒油然而生。

「慢著,我想到一個方法。諾皇,你可以讓肚皮走到我身旁嗎?」聰明的諾皇一聽到子楓
的提議,就明白他的意思。

「朕懂了!朕懂了!肚皮乖,快來子楓哥哥旁邊蹲下!」

肚皮果然靈巧,立刻蹲到子楓旁,讓韁繩落在子楓左手旁,子楓慢慢用左手手指勾住韁繩
,再讓諾皇命令肚皮站立並往前跑,這才救回了這兩人。

子楓趕緊到諾皇的身旁,看到他肩膀因磨擦而出血,只好撕下自己的衣角,正要拉下諾皇
領口的衣服時,手卻被制止了。

「欸…你要做什麼?!」諾皇的眼神比剛才危急時刻還慌亂。

「止血啊!」

「朕…朕自己來就可以了……」扭扭捏捏的模樣,看得子楓都不耐煩起來。

「算了!我來!」然後一把拉開領口,將布壓在出血的膀子,抬頭看到諾皇的臉頰浮上紅
霞,忍不住想起琵亞諾,「這兩個人不但長得像,還很容易害羞。」想到這裡,子楓的嘴角越揚越高了。

剛被子楓捨命救回,又被他的大手壓住膀子,諾皇一時分不清是什麼情緒,

腦海中出現一個疑問:「為什麼我的心…會跳得這麼快?」

默默瞄了子楓一眼,剛好看到他的笑顏,心想:好帥!真的好帥!

 

「鼻子好挺!還有…唇形也很有自己的味道…kukukukuku…」

「還有呢?」子楓挑眉問他。「繼續啊?」

 

聽到子楓的聲音,諾皇這才意識到自己把腦袋裡的想法居然說了出來,滿臉通紅不說,也
瞬間明白生無可戀是什麼感覺了!

---------------

回到宮裡,諾皇坐在花臺旁的秋千上,只留小超子在旁伺候。看著愁眉不展的諾皇,小超
子貼心地詢問是何原因。

「就…朕對朕的哥們…有種奇怪的感覺…」諾皇低頭玩弄著手指,這樣羞赧的動作也只有
在小超子面前才能流露。

「是…楚王哲瑞?」小超子不懷好意地試探。


「才不是哲瑞兄!是杜子…」

「楓!」小超子得意過頭,竟把手指指向諾皇的嘴角。

「大膽!你這個沒有了男人配備的男人,連膽子也不想要了是吧!」

「阿…諾皇你自己不也是沒有男人配備的假男人…啊!!好痛!!」突如其來的秋千直接
重擊小超子的該邊。

「噓!誰讓你嚷嚷的!你是想讓所有人都知道啊?!還有,你又沒帶配備,還喊得像真的
被撞到,你真的很會欸…」

「小的知罪!不過,諾皇的壽誕再過不久就到了,小的不負老皇爺的囑咐,遮遮掩掩這麼
久,終於陪諾皇熬到這一天…嗚…嗚…嗚…」

「你…唉…真的很婆媽欸!!」諾皇嘆了口氣後,心頭卻也浮上一縷期待,期待新身份帶
來的自由…


------------正文結束--------------


看到這裡,聰明的香米們找得出引用了哪些台詞與場景嗎?其實老米我腦洞有限,只是把
哥們梗重新拼貼,希望kuso沒 logic的這系列,能像蠻牛一樣,提供“米,淚了嗎”一些
自體修復的活力。

還有,也許有人發現文中一個問題:楓太娘而諾太攻,有股「楓兒扶起弓無力,從此諾皇
不早朝」的即視感。不是故意讓楓王變楓娘,後段會努力讓他man回來,讓諾皇愛上哥們
的!

此外,十幾年的bbs生涯第一次誤踩版龜,讓潛水太深的我決定要面對新時代,所以如果
有太佔版面的情況,我再去申請部落格發即可。

最後的最後,讓我們的剛加入bii新開公司的急智哥王-楚楚來歪歌一下:

    費玉清:陳楚河飾
    周    董:陳楚河飾


   你送我離開   千里之外

   香米們無奈~

   還沒還債  

   我先走開
   

   還真是(挑眉貌)    好佳在~

 

創作者介紹

ok...停!

okt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