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-----------前情提要,丟掉!沒有這個東西!------------


隔日,一夜未眠的諾皇,正要前往早朝的路上,剛好遇到失眠也出來走走的子楓。這樣的
巧遇,讓諾皇喜悅之情溢於言表。

「子楓兄,你我兄弟果然有緣!咦?你看,你腰際的繫帶綁法不對,還是朕來教你吧!」
諾皇話還沒說完,便伸手環握子楓腰際上的帶子,開始邊解說邊動作。

「左邊長右邊短,左手壓右手。接下來很重要,男人用繫帶,精不精神就看這裡!來!你
轉過來!」語畢,眼光向上一掃,便將子楓轉身,雙手自前環抱至後背。

「背打直!再直點…」被諾皇環抱腰際的子楓異常尷尬,眼神不敢直視,只好左右游移,
突然間子楓感覺到諾皇的手移到前面但似乎太下面的地方……

「欸!!!」子楓忍不住驚呼。

「這裡嗎?」諾皇抬眼問到。

子楓點點頭,暗示這樣就可以了。「綁緊!」

綁好後,諾皇起身拍了拍手,重新回到帝王之態,雖然臉上的紅暈些許洩漏他的心境。但
既然一早就遇到了子楓,假借待會一同早膳,霸氣的諾皇硬是要子楓跟他上朝,以御前侍衛之名。

 

到了大殿,滿朝文武官員突然聯名上奏,連開國大老型男天跟萬豪小都為此長跪不起。

「臣等奏請諾皇,懇請諾皇早日大婚,立后方可立儲,立儲才可安國!」

雖然早已推遲無數次,但眼前這番景象,諾皇一時難以推卻,卻也無從回應起。

「既然諾皇對立后一事遲遲不決,臣型男天大膽請示您理想中妃子的樣貌,讓眾臣們好安
排。」

身為老皇爺的結拜兄弟,型男天的話,諾皇自知無法虛應了事,可…可要他怎麼開口才好
呢?煩惱著要如何回答之際,諾皇瞄到旁邊的子楓,思索一陣後,深吸一口氣,破釜沉舟
般說出:

「朕特別欣賞有學武的人,還有正義感有原則,懂得照顧人。最好還配上一副電眼,和微
捲的頭髮,那就更完美了!」

此話一出,全殿譁然。除了子楓拉了拉衣領外,其他官員都嚇到無法動彈。幸好,型男天
果然見識過人,雖然有種被開起新世界大門的感覺,但還是迅速地回應諾皇這獨特的立后
標準。


「這樣聽起來,諾皇好像是喜歡有男孩子氣的女生?」

「不是!朕跟女生是沒有未來的!」

「諾皇,這話怎說?」此時連萬豪小也忍不住插上話。

「因為……」諾皇吞了口口水,看往身旁拼命揮手阻擋的小超子一眼後,以視死如歸的模
樣說出:

「因為…朕喜歡…男生!」


----------

一回到御書房,小超子早已將諾皇與子楓的早膳安排好,剛遠離大殿紛擾的諾皇欲拿起茶
杯飲用,似乎動作太大拉扯到肩上的傷,疼痛的感覺讓諾皇的眉心皺了一下,子楓立即起
身察看,但才一伸手,還沒碰到諾皇的肩膀就立刻收回。

「杜子楓…你怕朕!」諾皇輕易就察覺到子楓的顧忌。

「才沒有,我只是不想讓別人以為我佔你便宜。」子楓心虛的口氣,連自己都說服不了。


「是因為…朕說朕喜歡男生?!」諾皇抬眼,邊說邊往子楓那靠。

「才不是!我對這種事向來尊重,也不會影響我們之間的關係!」子楓越說越後退,整個
人都快摔落在地了…

「罷了!朕會這麼說,是想讓大臣們對朕立后一事死心!這樣,我們可以正常互動了嗎?

「當然可以!」子楓笑了笑,拿起一個點心就往嘴裡塞。

看到子楓嘴角上的屑屑,諾皇也顧不得剛剛的尷尬,順手就拿手巾往子楓的嘴角擦拭。而
子楓的臉居然還移動了一下,暗示著另一邊也需要擦。

「長這麼大了,還要人擦嘴巴!」諾皇邊擦邊碎唸。

「我哪有?!」

「哲瑞兄?」諾皇突然冒出這麼一句。

子楓還在思考這個名字的意義時,御書房裡出現了另一個人。

「諾皇,好久不見了!臣哲瑞故意不讓小超子通知,您卻還是可以一眼認出臣來,臣真是
萬分心喜。」眼前這位高大卻溫柔的人物,說起話來用詞雖有高低之別,但口氣卻像鄰家
大哥哥般。

「從小你就陪朕玩,誰知你居然會隨楚王爺回南楚,這一別,就是十餘年。沒想到,朕還
能在此見到你,這真是太好了!」

楚王哲瑞望著長大的諾皇,心裡十分喜悅。因為自從他不小心發現諾皇在26歲後才能表明
女生的秘密後,他就喜歡她到現在,而眼前的諾皇,雖是帝王之相,卻仍是相當清秀,遠
比他想像中更吸引他。

子楓在旁聽著諾皇與楚王哲瑞的對話,感覺到兩人間深厚的情誼。對此,心中浮現一股複
雜的情緒,化為下意識的反射,順手拿了塊糕,出聲問道:

「諾皇,你喜歡甜一點,還是鹹一點?」

「噢…甜一點好了…」看到子楓突然要拿糕點給自己,少女心湧現,連聲音都甜好幾點。
這樣的諾皇,被楚王完全地看到心裡去,驚覺前方這個御前侍衛絕不簡單。

而同時看到突然如此溫柔的諾皇,子楓也嚇了一跳。心想,難道是因為…楚王哲瑞??

「不夠甜!!!」一想到這念頭,子楓忍不住把手上的糕點往放糖粉的盤子壓呀抹呀,一
塊糕變成一塊糖了!


「你幹嘛啦!」諾皇的聲音突然飄高,再次暗示出她的秘密身份。只是子楓錯認是哲瑞的
緣故;而哲瑞卻明白了子楓對諾皇的影響…

---------

宮牆之外的三利城,熱鬧中帶點沉穩神秘,畢竟,多年的安居,百姓的樂業,讓“古”代
王朝雖僅歷經兩位皇帝,卻開創出前朝難以望其項背的榮景。也因此,老百姓無不感謝老
皇爺及諾皇的努力,也從未聽說有人意圖動搖其皇位。

但此時,全三利城的告示牌上,滿布諾皇疑似斷袖之癖的黑函,暗示他與新任的御前侍衛
有異於兄弟般的舉止。這等消息,快速在城中散播,連宮廷內的宮女太監都為此議論紛紛

正在馬廄裡照顧肚皮的子楓,默默聽著馬廄外太監們的談論與嬉笑,頓時發現自己的存在
,造成了諾皇的困擾。便借了組筆墨紙硯,回到自己的廂房,寫下了封信後,動身至御書
房,遇到剛好在外交代事情的小超子。

「超公公,這封信煩請你轉交諾皇。也謝謝你這幾日的協助,諾皇麻煩你多費心照顧!」
子楓說完,便快速離開。

「楓侍衛!欸…怎麼感覺他怪怪的呢?」小超子拿著信,趕緊交給在看奏疏的諾皇,諾皇
看完了信,立即讓小超子備馬,並要求宮裡禁衛留住子楓,卻得到子楓已出宮的消息。聽

到子楓出宮的諾皇,自己坐上肚皮,快馬加鞭便往宮外狂奔。

到了松山外的城門口,諾皇下馬察看排隊欲出城外的民眾。正當遍尋不著之際,剛好看到
一隻鸚鵡,不!是一頭吹高吹滿的微卷黃髮。「太好了!這高度全京城只有子楓做得到。
」諾皇在心裡吐了口氣,神情也鬆懈了點。

諾皇走到子楓面前,將他手中的出城單一把搶過,三兩下撕得無影無蹤。

「你在幹嘛啊!」子楓被突然出現的諾皇嚇了一跳。

「哪裡都不准走!不可以辭職!不可以走!」諾皇霸氣外漏地低吼。

「我留下來只會造成你的困擾。」

「什麼困擾?」

「那些有關你我斷袖的流言,會對你造成很大的傷害!」子楓想理性跟諾皇說明。

「那又怎麼樣?!朕根本都不在乎!」

「可是老百姓…」


「就算全王朝反對,你也不准辭職。杜子楓,朕再說一次,不准你離開朕!」
語畢,諾皇握緊子楓的手,立刻飛奔至肚皮旁。

「肚皮也來了…」看到氣喘吁吁的肚皮,子楓感到些微歉意。突然間,怒氣滿滿的諾皇“
馬咚”了子楓。

「下次你敢再消失不見,朕(彈舌),就不知道朕會做出什麼了!」


---------正文結束,老米′s talk開鼠囉------------

過年期間,香米捧油還好嗎?雖然要經歷14天的等待,但時間似乎過得比想像中快,轉眼
間,只剩下三天,就可以愛上哥們了!

不過,在這段時間裡,看看ptt外,老米我第一次上b站,第一次熬夜寫戲劇相關文,第一
、二、三次買華流跟周邊,甚至還加入高雄香米line群組,這真是太妙的一趟旅程,我決
定在劇終之前,就繼續享受吧一群哥們的旅行…


至於結語,由於妍楚必行的試唱會只有雅妍過關,楚楚暫時無法以歌手的身份來參加“愛
唱歌們”。所以,特別商請楚王府小少爺楚河亂入當結語,麻煩要記得,不是真人,ok?

 

---------只是亂入,真人cp丟掉,以下沒有這種東西!--------


<某日早朝後在御書房>


「諾皇,楚王府小少爺楚河在門外等候面聖。」小超子在諾皇旁提醒。

「讓他進來!」

「臣楚河,參見諾皇!」

「平身…朕今日請你來,是要你助朕一件事。」

「不知是何事,讓諾皇如此看中臣楚河?」

「就台灣最近的滑流,嚴重影響當地香米!」


「諾皇是要臣楚河…」

「沒錯!朕要你好好照顧香米!」

 

「明白明白!但臣楚河要大膽請求諾皇給予一樣寶石來處理此事。」

「什麼意思?」

「臣楚河需要雅岩!」

「臣楚河需要雅岩!!」

「臣楚河需要雅岩!!!」

「很重要所以說三次!」

 

「你以前的愛變成的石頭都可以開砂石場了!你…現在真的需要雅岩???」

「諾皇這樣一問,臣楚河都害羞了…」

「你楚河耶!你會害羞?!!!」

創作者介紹

ok...停!

okt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