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-----------  騙頭開始: 我閉上眼聽,距離太遙遠的流星,在夜裡......    ------------

 

 

諾皇跟子楓回到宮裡,畢青陽已在御書房外等候多時。看到諾皇對子楓的關照,青陽似乎又明白了什麼。

 

「青陽,急著找朕,是為何事?」青陽看了眼子楓,諾皇對青陽的想法了然於心,點了點頭,

「子楓,幫我到後房書庫,找一本叫后宮的書,那是青陽送朕的十八歲生日禮物。」子楓退下後轉身離房。

 

「說吧!」

 

「諾皇,別怪臣青陽多慮。這幾日臣不斷探訪子楓的來歷,但奇怪的是,完全沒人知道他的存在。就像

 

「朕明白你的考量,但青陽,朕相信他!」

 

「就憑他救了那個護國神器?諾皇就臣看來,他似乎不僅是你的過命兄弟。你……應該喜歡上他了!」

 

「怎麼可能?」

 

「旁觀者清!」

 

「也許吧!但朕現在只知道,朕想守護他一輩子。」諾皇雙手握實,低頭說道。

 

片刻的寧靜,突然被霸氣之聲給破壞。

「對了!青陽,幫朕查查,是誰膽敢在城中張貼告示、散播輿論?還有,放話出去,以後杜子楓在哪受傷,朕就把那裡“踏平”!」

 

 

-------------BGM:給你幸福的可能  是我最自豪的天份  此生唯一的認真

 

子楓在書庫中遍尋不著后宮一書,只看到一本像是練丹秘笈的“傅黑公與奧交獸的練艾論”。此時,看著滿室古籍,剎時對自己身處於此地感到荒謬與不解。

想著不知自己何時可以回到現代,該不會,當時自己真的摔下谷底,死了?身處古代的我如果還是現代的杜子楓,那留在現代的亞諾亞諾他還好嗎?上次在醫院他說過:「要是你摔死了,我怎麼辦?你有想過我怎麼辦嗎?答應我,以後不管發生什麼事情,你都不可以這麼衝動,你都要好好的,你聽到沒有?!」

 

一想到此,子楓就想起當時被懷中哭泣的亞諾給震懾,沒想到他是也如此的看重著自己,而如今,自己的胸口依稀還能感受到亞諾的顫抖,卻相隔古今,讓以往畏之無畏的子楓,忍不住嘆息。「唉亞諾

 

「你又叫朕亞諾?」諾皇突然出現在書庫另一邊,身邊只有小超子一人。

 

「可朕第一次見到你時,你口中的亞諾似乎不是指朕?」諾皇邊走進書庫中,邊看著子楓。

 

「是的!我的確認識另一位亞諾,而且還和你長得很像。」子楓回答得十分坦率。

 

「和朕一樣都叫亞諾,還跟我長得很像?那…他應該也不是這個時代的人吧?」諾皇回應子楓也是一樣的直接。

 

「諾皇你?」聽到諾皇的問題,子楓心裡一驚。

 

「先別提你的言行舉止、髮型和那難以超越的鞋跟高度,當你突然出現救了我國的護國神器後,朕就懷疑你…不屬於這個時代…」

此時在門口的小超子,一不小心撞到旁邊的椅子,椅子立刻垮掉,小超子邊處理邊碎念:怎麼會這樣…

 

「”椅子買爛”這不是屬於我的時代。的確,諾皇,我來自未來。」子楓忍不住回了小超子一句後,又回神跟諾皇說明。

 

「子楓,朕想聽你說未來時代的事,也說些你跟亞諾的關係,好嗎?」

 

「這

 

「唉呀...貼身侍衛就是要滿足皇帝所有需求!」

 

就這樣,諾皇聽著子楓的描繪,讓貴為天子的他,首次感受到天地之大,雖貴為皇帝,卻仍感嘆自身的渺小;而子楓藉由諾皇的聆聽,讓他的秘密有人理解,得到了穿越後難得的輕鬆。天色已暗,兩人還是繼續秉燭夜談,聊著聊著,傳來一陣鼾聲,原來是門外守著的小超子早已不勝睡意。

 

「諾皇,看來夜已深,你還是早點休息,明日還需早朝。」

 

「早朝?丟掉!朕明早要去漫八大神廟祭天。子楓,你也一起去吧!記得身為主祭官的隨扈,你也要換上祭官的衣服!」

 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BGM:回家的路  像是迷失了方向

 

 

隔日一早,漫八大神廟外已被文武官員給佔滿門外,這些官員看了看圍著白緞的諾皇,一身全白的主祭服,再看到子楓身上全白的衣著跟膀子上看似圍巾的白緞,忍不住竊竊私語了起來。

 

「畢須帥,你確定朕跟隨扈是該穿這樣的服裝嗎?」站在殿堂上的諾皇,聽到外頭的騷動,忍不住詢問畢青陽的表弟,也是禮儀官畢須帥。

 

「諾皇,今年此乃白虎年,臣須帥特請宮中師傅量身訂製白色祭典服,以示對漫八大神的尊重。」

 

「罷了!罷了!那怎麼還未見廟中的主持?」

 

「啟稟諾皇,臣兄青陽已經去“楊納主持”帶過來了。啊!來了來了!」此時,前方來了一位滿臉笑意的高僧。

 

「阿彌陀佛!“老衲納”參見諾皇!請諾皇移駕至主祭官之位,祭典於片刻後開始。」

 

隨著祭典的開始,神廟裡外均安靜無聲,連一向多話的小超子都抿住嘴唇,深怕控制不住自己的喙。

 

「老衲納恭請諾皇請您滴一滴血於此殿之上,讓漫八大神得以進入人間,讓世間萬物重回正軌,才能國泰民安啊!」

主持楊納話一完,諾皇便拿起一旁的小刀,往手指割了一刀,霎時,幾滴鮮紅的血液滴落於潔白的廟堂上,顯得格外醒目。

 

原在殿堂旁的子楓,正好奇觀看著這些從未見過的古禮時,突然感到胸前一熱。「好燙!」子楓忍住這灼熱的感覺,默默的伸手進去摸尋是何原因。

 

「是亞諾的喉糖罐?」

 

「奇怪,喉糖罐怎麼會自己突然發熱?」子楓在心裡探究著。

 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BGM:愛是你給的溫柔  我是愛你的石頭……

 

 

祭典結束後,諾皇正準備起駕回宮之際,卻遇到萬公豪小之子─萬汗甥。「汗甥看你全身都是汗,是何等要事,這麼急著找朕?」

 

「啟稟諾皇!臣汗甥聽聞青陽奉旨追查謠言一案,一心想替諾皇分憂,便動用萬家所有的人脈,果然讓微臣發現幕後主使。」汗甥一邊擦汗,一邊向諾皇解釋。

 

「是誰?」諾皇眼睛一瞇。

 

「來人啊!帶上來!」只見一群黑衣男子拖著一名低頭男子過來,似乎有點眼熟。等人越來越靠近時,諾皇卻被眼前之人給徹底震驚。

 

「哲瑞兄?怎麼會是你???」

 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片尾曲:至少我還能夠擁有我   放手 才能真的自由……

 

 

老米’S TALK 又開屎囉!

 

琵亞諾的第一次都給了杜子楓,老米我的第一次也都給了愛上哥們。這兩日申請了一個部落格,放上了EP1-EP4,住在PTT深海大鳳梨的我,還是喜歡台劇版,所以可以的話兩邊都會放。不過,若有版龜出沒,我就乖乖放部落格就好了。

 

此外,這篇KUSO文,我其實沒有預設要寫幾篇,也許,會在下周隨哥們完結也可能會碎念到沒人理我為止。結局我倒是已經設想好了,希望也能收好收滿囉!

 

最後,看完17集,老米我徹底被慾告中的戰鬥肚皮給撩下去了,最強撩妹CP杜琵當之無愧!面對只剩一集的煎熬,縱有再多不捨,也要笑著面對。因為,愛上哥們是件快樂的事!Don’t worryBe Happy

 

 

---------亂入趴兔,真人cp丟掉,以下沒有這種東西!--------

 

 

<某日早朝後在御書房>

 

 

「臣楚河,參見諾皇!」

 

「朕今日請你來,是要問你滑流之事處理的如何?」

 

「臣楚河處理條河,諾皇無需擔憂!」

 

「最好如此!」

 

「是真的…臣楚河自從有了雅岩後,再多的滑流一出,也立刻消失殆盡。只留下幾隻完魚老在雅岩旁壞我好事!不過諾皇別擔心,下次跟完魚見面會多準備幾個麻布袋…」

 

「既然如此…雅岩…也該還給朕了吧!」

 

「萬萬不可。」

 

「什麼意思?」

 

「雅岩需要臣楚河!」

 

「雅岩需要臣楚河!!」

 

「雅岩需要臣楚河!!!」

 

「很重要所以說三次!」

 

「朕怎麼感覺是你賴雅岩不放啊!雅岩…怎麼會需要你楚河???」

 

「就雅岩旁有“層熔灰”,只有臣楚河知道如何處理,才能重現雅岩本色!」

 

「那…層熔灰你是怎麼處理的?朕好好奇!」

 

「諾皇英明,但恕臣楚河無法直接告知。除非打賭!若諾皇猜出來雅岩本色,臣楚河便脫衣還債,若猜不出來,雅岩請永遠給予臣楚河!」

 

「賭!」

 

<一刻鐘後>

 

「朕認輸…你就說給朕聽聽!」

 

「其實,臣楚河就在雅岩旁亂玩,一下摸雅岩、等會再親雅岩,有時還咬雅岩!很快,那…層熔灰就自己消失…」

 

「那…雅岩本色是?」諾皇忍不住追問。

 

「雅岩是粉紅色的!」只見楚河摸著唇竊笑著說。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okting 的頭像
okting

ok...停!

okt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亞黛兒
  • 從 PTT 追隨過來的,但因無 PTT 帳號只有在這裏推動了。
    這個系列超有梗!請務必繼續!
  • 謝謝謝謝...
    有人看有人留言,就...值了我!

    okting 於 2016/02/19 14:00 回覆

  • alyssa39
  • 終於盼到K大的部落格啦~~太喜歡你的創意跟文筆~~梗梗相連到天邊~~拜託繼續寫~
  • a大居然來這留言?
    就甘心ㄟ你...

    會繼續的!(拍胸脯)

    okting 於 2016/02/19 14:01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