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哲瑞兄?」

 

「怎麼會是你???」

 

諾皇一臉震驚,連身子都略顯顫抖。身旁的子楓趕緊扶住諾皇的臂膀,這細微的動作,讓剛抬起頭的楚王哲瑞完全收入眼底。原本不知如何開口的他,頓時不知哪來的勇氣,大聲的說著:

 

「是我做的!是我做的!!」此話一出,楚王哲瑞立刻轉頭,不願面對諾皇看他的眼神。

 

「太好了!真相大白啦!」汗甥一邊說著, 一邊揮舞著他結實的手臂,重重打在楚王哲瑞身上。汗甥得意洋洋之貌,讓原本就難以接受的諾皇,一時情緒失控,飛身一躍到汗甥的面前,先出腳絆倒他,再一手抓住其領口,另一手正要打下去時,聽到來自子楓的聲音。

 

「諾皇!」

 

諾皇急收了手,順勢拍了拍身上的衣服。

 

「臣雖不像諾皇天生是帝王命,但臣替諾皇出氣,諾皇卻給臣難堪?」汗甥仗著自己是開國元老之子,又是朝中一方之霸,此時面對諾皇口氣狂妄,卻絲毫不加修飾。

 

「沒人要給你難堪,朕只是不想你傷害楚王哲瑞,任何事都是要講道理的!」諾皇話說完,低頭交代小超子跟子楓幾句後,便掉頭就走。

 

小超子趕緊請人把楚王哲瑞帶回宮中,只留下汗甥跟一群黑衣人,沒多久,汗甥開口了。

 

「私炮坊一事儘快進行!還有…記得,別讓我爹知道今日之事!」語畢,便駕馬離去,這群黑衣人也趕緊跟上,混亂中,黑衣部隊似乎比先前多了一人…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回到宮中後,又過一段時間後,沉澱過的諾皇似乎比較平靜,智商也開始上線。

 

「哲瑞兄…你是不是有什麼隱情?還是汗甥威脅你?」諾皇看著楚王哲瑞,似乎心裡有數。

 

「沒…沒有!」楚王哲瑞一臉心虛。

 

「哲瑞兄,朕與你從小一起長大,你的為人朕十分清楚。你絕對不會做傷害朕跟子楓的事。」

 

「啟稟諾皇,子楓求見。」小超子的聲音,恰好讓楚王哲瑞暫時閃避了諾皇的問題。

 

「諾皇,子楓剛尾隨著萬公之子,快回到萬府時,卻發現這群人鑽進一個私炮坊,裡面私藏眾多煙火,而且…」

 

「而且什麼?」

 

「而且還聽到他們稱一匹馬叫啾比,似乎是你我相識的當日,衝撞而失的那匹。」

 

「啾…比!嗚…揪比果然在他手上!」楚王哲瑞一聽到啾比,立即激動起來。

 

「哲瑞兄,你是為了揪比才騙朕?」

 

「他們原先是要我拿五萬兩銀子換揪比,後來,不知怎麼,卻又改口要我出面認罪!諾皇,揪比是我跟你一起養的馬兒子,我…我怎麼可以…嗚…」話還沒說完,楚王哲瑞就掩面暗泣。

 

「哲瑞兄,你還是像以前這麼愛動物,可惜你為官,不能當獸大夫…」

 

「諾皇,臣哲瑞一時心軟,居然配合汗甥騙你,實在對不住你!」

 

「哲瑞兄,朕沒生氣。反倒是萬公跟型男公都是老皇爺出生入死的過命兄弟,汗甥也是朕從小的玩伴之一,可以的話,朕會包容他一點。」諾皇拍了拍楚王哲瑞的肩膀 ,令小超子帶他下去歇息。

 

「子楓,幫朕個忙…」

 

----------------

 

暗夜裡的萬府宅院,仍是燈火通明,熱鬧非凡。

 

「汗甥少爺,已過子時,這宴席應該撤了吧!否則萬公回來…」

 

「閉嘴!難得爹不在,我才可以放手做我想做之事!別掃興!」

 

實不知,一身黑的諾皇帶著子楓,早已以飛簷走壁之姿,默默爬到萬府屋瓦上竊聽。

 

「諾皇…你居然親自來探察,還要不會輕功的我陪你,這樣好嗎?」

 

「你想學輕功嗎?」

 

「嗯!」

 

「朕教你!你以後回新時代時,就可以飛過你口中的大樓啊!」

 

「拜託…誰會無聊去飛越大樓…」子楓實力白眼。

 

此時,屋內的汗甥突然走出宅院,往旁邊的暗巷快步前進。

 

「諾皇,此處不宜前進!」

 

「可是…」

碰!!!!!!!!!!!!碰!!!!!!!:碰!!!!!!!!!!!

萬發煙火頓時點亮星空,畫面美是美,但令人窒息的煙霧,讓子楓一時難以承受,頓時體會了寒單爺的苦。

咳了幾聲後,子楓趕緊撕衣角來綁住口鼻。再立刻回頭發現,諾皇…竟昏倒在地面上!

 

子楓拼了命抱起諾皇,奮力狂奔至安全之處,正要翻起其胸口上的外衣時,手卻被握住了!

 

「子楓,不…」

 

看到諾皇甦醒,子楓深深吐了口氣。「我只是要用新時代的cpr救你!」

 

「cp?不要那種東西!朕沒事!只是一時被煙花燻暈了…」

 

「諾皇…」

 

「別婆媽了!走!朕想看看汗甥倒底想做什麼?」

 

子楓只好陪同諾皇,慢慢地重回萬公府外。此時,萬家所有人都在搶救旁邊私砲坊的火勢,所有的壯丁正從火場想找到消失的汗甥少爺。

 

此時,出現了一匹狂奔的駿馬,馬上扛著被火舌吻傷的汗甥。諾皇衝上前,拉住韁繩,趕緊放下汗甥,子楓已拿了些水,立刻替他降溫。

 

「諾皇?杜子楓?你…你們怎麼會在這?」雖然傷口疼痛,但汗甥還是先問這令他不得其解的狀況。

 

「子楓,繼續治療!」

 

「晚點你好了!朕倒是讓你先說,為何用揪比威脅楚王哲瑞?又為何私藏這麼多火砲?為何大半夜你走到裡面?而這大爆炸又是如何發生的?」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經過一夜喧囂,傷勢穩定的汗甥正在正殿接受所有人對他的指責,包含…他的父親-萬豪小。

 

「我只不過出門幾日,你…簡直太…」一腳踢向獨生子的萬公豪小,不知是心太氣,還是急回程而喘不過氣,萬公豪小的下巴似乎合不起來,自然話也說不清了。

 

「好了!別踢、別罵、別結巴!朕要親自問問汗甥跟這些事的關係。」

 

「諾皇!我…沒錯,都是我做的!原本,我計畫今晚要用這些火炮,製造城中的混亂。誰知,才剛要行動就...」

 

「為什麼?」聽到差點波及無辜百姓時,在旁的畢青陽忍不住大吼。

 

「因為我…我需要你!諾皇!」

 

「什麼???」在場所有人等全部異口同聲,下巴似乎掉得比萬公豪小還更低了…

 

------------------

汗甥娓娓道來所有的前因後果後,諾皇第一次覺得自己還真像個皇帝…至少,在後宮這一方面。現在回到御書房後,一回想起剛剛汗甥的話,諾皇還是不知如何處理是好。

 

「從我小時候,我就喜歡你,諾皇。可是,妳只愛跟哲瑞養馬兒子。我好不容易說服我父親安排讓楚王回南楚,又來個畢青陽。他看起來好欺負,才鬧他一下,誰知不但他說我扛不起諾皇旁的位子,甚至還要我道歉!最可惡的就是你!杜子楓!比身材外表,我才是真高真帥真硬漢,比肌肉大小,我不用還債,就可以隨時脫給大家看!我只想知道…」汗甥越說越激動,聲音也益發高揚。

 

「為什麼?????」為了阻止情緒激動到大叫的汗甥,子楓拼命的從後面抱著他。

 

「因為……你不是暖男!你不是暖男!你不是暖男!」一時被激出真心話的諾皇,看著所有盯著她的眼神,只好繼續把話說好說滿。

 

「小時候,你拿了小花髮夾,說朕長得清秀,要我別在頭上!但卻在朕夾好後,你卻把朕推向水池,自己躲在燕亭下,裝著若無其事。所以,汗甥,你不是暖男!從那天起,朕,跟你就是過節兄弟了…」

 

「呃…」此時,身旁的子楓開口了,讓還在思索方才發生之事的諾皇,剎時回到眼下。

 

「諾皇,子楓有一事想問問諾皇。」

 

「說吧!」諾皇撇了一眼。

 

「你說的小花髮夾…是何種形狀的呢?」

 

----------

《老米’talk》 開始之前….先喝口茶(吹)

 

其實台劇版就像茶一樣,看久了,也就看出了門道了。

這十幾年ptt的演進,其實,都在尋求共識之餘,還要尊重、理解、包容…口號雖老,效用不少…

這次,相信版上的鄉民、香米和宅宅、還有辛苦的版主與小組長們,自有智慧去處理。台劇版是個好地方,所以….情緒之後,請繼續留下來吧!

 

至於穿越篇,就是KUSO,如果有讓你感到人設跑掉,那就是跑掉了…XDD應該再一到兩次就會結束了。之後,我也要回到現實找回失散四個多月的老公、小孩了。

 

最後…

 

今天,你開心嗎?

 

----------嘿嘿嘿…有小小彩蛋喔….

 

子楓一出機場,就看到他那一週未見的嬌妻,朝他飛奔。他一把抱起穿著黑皮夾克的她,笑著說:

「亞諾,我好想你!」輕撫一下她的臉龐,確認著她的存在。「不過這麼多人一起出關,你怎麼一眼就看到我啊?」

 

被緊抱著的亞諾,往子楓頭上看了一眼。

 

「嗯……靠愛……」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okting 的頭像
okting

ok...停!

okt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4)

發表留言
  • fah06
  • 一直被ok大戳笑點XDDD誰會無聊到飛大樓笑死我了,還要明明靠頭髮高硬掰靠愛也是沒救了哈哈
  • 哈哈哈哈哈
    誰叫正劇歪花絮更歪
    穿越篇也當然就正不起來…

    okting 於 2016/02/27 07:06 回覆

  • 林胖胖
  • 嗯......靠頭髮高度......
    XDD
  • 噓…別被總經理聽到…
    XDDD

    okting 於 2016/02/27 07:07 回覆

  • tang6668
  • 看完還是笑的美丁美當XDDDDDD
    怎麼神逆轉變成汗甥喜歡諾皇啦~
    而且子楓的重點居然是小花髮夾的形狀,
    莫非一夾髮夾子楓就回現代了?!(誤
  • 欸?好喔!XDD

    諾皇說:你看!
    朕也有正宮、二妃、三嬪跟四貴人…

    okting 於 2016/02/28 20:15 回覆

  • 悄悄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