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小花髮夾?你為何要問起此物?」雖諾皇正值心煩意亂之際,但仍察覺出子楓的問題絕非單純。

 

「說來荒謬,我總有種感覺這小花髮夾與我小時候的經歷有關。」子楓也感受到諾皇對這問題的敏感,於是將他小時候溺水,被小花髮夾之女孩救起的經過,大致說了一遍。

 

「看來,你的猜測是對的。」諾皇接著說。

 

「這小花髮飾是父皇第一次墜谷後歸來給我的禮物,放到一個鐵製盒子中。他說,這是有著神祕力量的神物,要朕好好收藏。後來被汗甥發現了,硬要朕別著,還被他推下水,父皇還因此發了一頓脾氣。自此之後,朕便不再隨便把玩。當父皇七年前再一次消失於谷底之後,朕猜想,也許它可以帶朕找到父皇的下落,因此朕頒布聖旨,把它視為護國神器,以免有心人覬覦。沒想到

 

「沒想到?」

 

「沒想到,就在父皇墜谷的七年後,朕帶著文武百官在谷邊祈福之時,說也奇怪,這護國神器突然發熱,讓朕一時難以掌握,不小心讓它掉落谷底。接著,就遇見了你突然出現….之後發生之事,你應該不用朕再贅言了吧!」

 

「諾皇,這護國神器可否打開借子楓一看?」

 

「朕明白!其實不用朕給予,小花髮夾就在你懷裡的護國神器之中!」

 

子楓趕緊拿出懷裡的護國神器,打開一見,果然是一樣的小花髮夾。但再定睛一瞧,發現有異。「真的是呃!不對!這髮夾看似跟我的一模一樣,但說不上來就是有點不同!」

 

「怎麼了?」

 

「還有為什麼諾皇會有看似一樣的小花髮夾,還裝在跟亞諾一樣的喉糖罐中?諾皇的護國神器已在身旁十餘年,而亞諾的喉糖罐,看他這麼重視,似乎也收藏很久,啊!!!亞諾亞諾的喉糖罐子該不會….

 

「我懂了!我懂了!我懂了!」剛還在自言自語,下一秒的子楓,彷彿明白了什麼,激動的揮動著手。

 

「什麼意思?」

 

「如果亞諾的喉糖罐子跟諾皇的護國神器有所相關,那亞諾的喉糖罐子中,裝的也應該是小花髮夾。所以亞諾應該就是救我的燕婷!他說過他也救過溺水的人,當時我以為他假冒燕婷寫信安慰我,實際上,他才是真正救我的人。這樣,就說得通為什麼他寫信給我,也說明了他為什麼這麼在意這個喉糖罐子了!」子蜂咬著下嘴唇,右手握拳敲擊張開的左手,看得出這突如其來的想法,讓他整個人都明亮了起來。

 

 

聽著子楓開心的聲音,諾皇的臉卻沉重了起來。子楓現在的笑臉,是諾皇從未見過的,未來的這位琵亞諾,對子楓而言,似乎已超越兄弟般的存在了。深吸一口氣,努力做好表情管理的諾皇,開口打斷了子楓愉快的心情。

 

「你推論的也許沒錯,但還是無法說明為何朕也有相像的髮夾與罐子。」

 

「這倒是!諾皇,你剛才說老皇爺有兩次消失於谷中,可否再詳加說明?」子楓剛還沉浸在發現救命恩人的喜悅,立刻轉換心情,重新思考眼前這難以理解的謎團。

 

「自從朕出生後,聽奶娘說,父皇就開始沉迷陰陽五行、星象運轉之術。在朕五、六歲時,父皇墜谷,消失一陣子後又重新出現,當時,父皇除了將護國神器交給鎮,還對朕說:他要用盡一切,守護朕的幸福。沒想到,七年前,父皇又墜谷後消失了,這次,朕就再也找不到他」想起老父皇對自己的話,諾皇的眼中湧現淚光。

 

聽著諾皇哽咽的聲音,同樣身為失去父親的子楓,忍不住一手抱住了諾皇,另一手也輕撫著他的背。來自子楓無聲的安慰,讓諾皇眼中的淚珠,一滴滴落於子楓的肩膀……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「子楓,突然帶朕來噴泉是何意?」諾皇跟子楓還沒到地下水噴泉,就聽到噴泉處傳來宮中小太監玩鬧的聲音。

 

「是諾皇跟我說過,被噴泉水潑濕可是會帶來幸福喔!所以

 

「你敢?!」想到會在小太監前被潑濕的糗樣,有皇帝包袱的諾皇不禁打了個哆嗦。直到站在噴泉旁,諾皇的身體還是離子楓有數步之遙。兩人一起盯著噴泉中玩鬧的人群,心裡卻是有著不同的想法。

 

「如果,亞諾也在這,看到這麼新奇的事物,他應該會像個孩子一樣又叫又跳吧!」子楓只要一想起亞諾,腦海中就浮現跟他在樂園噴泉玩到全身濕透的畫面,嘴角也不禁失守了。

 

看到子楓的笑意,諾皇感受到自己對子楓的情感,已絕非兄弟之情。但,子楓呢?他現在的笑容應該是為了未來的亞諾吧!這時的諾皇,深吐了一口氣,在心中暗自下了個決定。「雖然子楓還不知道朕的心意,不過現在可以陪在他身邊,和他一起開心、一起難過,努力完成他想要做的事,守護他想守護的一切,朕覺得很開心。」

 

「謝謝你,因為有你,朕才能看清楚愛情的模樣。」下定決心後,諾皇同時在心中許下了一個願,「朕希望朕身邊的人都不離開朕,而且每個人都可以得到幸福。」

 

子楓發現到諾皇凝視著自己,為了化解這尷尬,順口依眼前所見而開了口。

 

「諾皇,你看!不只小太監們玩得開心,連老太監也玩得不亦樂乎!」

 

聽了子楓的話,諾皇將視線移往噴泉中央,被一群小太監圍繞的那位老太監身上。

 

「這背影該不會是父皇父皇!」諾皇突然失控地衝入噴泉之中,將這老太監帶到噴泉之外後,便一把抱住他,大喊:「父皇!父皇!諾兒終於找到您了!!!」

 

「這奴才不是啥父皇,奴才是老海子!老海子!」這突如其來的舉動,嚇住了在場所有的人,特別是諾皇口中的老皇爺,他自稱的老海子。

 

「參見諾皇!這海公公是宮裡的公公,上了年紀,許多事都記不得了!」旁邊的小太監中,年歲最大的小公公被左右的小太監推出來說話。

 

「諾皇,別激動!先帶他回御書房後再說好了!」子楓見狀,趕緊帶著兩人前往御書房。

 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 

回到了御書房,諾皇仍依戀地看著海公公,從一見到面的當下,直到現在,只要看著這張臉,他有十分的信心,海公公絕對就是老皇爺!

 

「小超子,剛要你調來海公公的背景資料,是來了沒?快!朕急!!」

 

「這剛剛所有太監宮女已經全都到庫房裡查看過了,就是沒有他進宮的檔案。奴才也問過跟他一同做事的太監,奇怪的是,所有人都對他只有這幾年的印象,而且

 

「而且什麼?還不快說!」

 

「而且因為他瘋言瘋語,在宮中幾乎都跟小太監混在一起,年資深的太監都說,根本沒見過他,只聽過小太監談論,似乎

 

「用你的喙一口氣說清楚!」

 

「是!資深太監們似乎認為,這海公公神出鬼沒,曾有人想偷偷跟著他,卻發現他忽然消失在眼前。所以,從此就沒有公公敢再去找他了。」

 

「為什麼這樣的公公還能留在宮中了?」

 

「因為七年前老皇爺消失之前,有留給當時太監總管一句口喻:朕安排了一位海公公在宮中,給他最沒人注意的工作,而且,不准有人為難他。」

 

「朕明白了!」小超子識相的往後退,諾皇則是走到海公公的面前。

 

「父皇」諾皇小心翼翼的試探著

 

What?」海公公一副毫無頭緒之貌。

 

「海公公!先來塊點心吧!」子楓眼神暗示諾皇不可過於急躁。

 

「海公公,讓朕餵你!」諾皇明白子楓的暗示,只好改口,以免壞了後事。

 

「諾皇,奴才自己來就可以了!更何況,“餵之無味”這句話,諾皇您應該聽過吧!」海公公一邊吃著綠豆椪,一邊又拿起一塊芸豆捲準備塞入口。

 

「真巧,老皇爺也常跟朕說起此一句話」諾皇此話一出,海公公就被噎到,咳了幾聲後,趕緊轉移話題。

 

「唉~~~~奴才老海子當奴才這麼久了,第一次踏入這御書房,哇!還真氣派呢!」

 

「既然你對這御書房的四周如此好奇,讓子楓陪你四處繞一繞吧!」

 

「海公公,請移步!」子楓扶著海公公,慢慢步出至御書房外。

 

諾皇趁著子楓陪著海公公到御書房外的庭院觀賞之際,指示小超子待會要配合演出的內容。小超子聽完,忍不住問了聲:「諾皇,這樣可能會洩漏你的大秘密啊?」

 

「做就對了,朕有信心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「海公公,怎麼樣?對朕的御書房有何看法?」諾皇看到海公公跟子楓一回房,立刻迎上前去。

 

「諾皇這太不可思議了奴才這輩子沒見過這麼多書、這麼美的庭院啊!」看到諾皇,海公公趕緊跪下,卻被身旁的子楓跟諾皇扶了起來。諾皇看到海公公的鞋子染上了泥,立刻蹲下,用金絲鑲龍的袖口為其擦拭。

 

「諾皇這折煞了奴才奴才啊!」

 

「朕小的時候,老皇爺如果鞋髒了,朕就會蹲下為他擦拭乾淨。」諾皇擦拭完畢,正要起身之際,小超子正好遞茶過來,諾皇恰巧撞上茶盤,胸口濕了一大片。

 

「諾皇饒命,小超子立刻去取件新衣!」小超子一溜煙消失於無蹤,留下胸前濕濕的諾皇。

 

子楓見狀,趕緊掏出身上的手巾,一把就要往諾皇胸口擦去。此時,突然伸出一隻莫名的手。

 

「萬萬不可!」

 

原來是海公公的手!說也奇怪,此時他的眼神似乎跟剛才有所不同……

 

「子楓,放下!朕自己來!」諾皇走到書房後端小房間,換了套龍袍後,一步一步走向海公公後,突然雙腳一跪,淚水也順勢滑落。

 

「父皇!恕諾兒不孝,竟讓您落得這番模樣!」

 

「罷了!父皇也知道是瞞你不住了!只是,沒想到諾兒你竟有如此大的膽識,敢以此來測試父皇!」老皇爺試圖扶起諾皇,諾皇仍絲毫不動。

 

「測試?諾皇你在測試什麼?」打翻水跟擦拭,這麼簡單的動作,難道有別的涵意?子楓好奇的想著。

 

諾皇看了子楓一眼,輕吐一句:「不重要。」便將視線移往老皇爺身上。

 

「父皇! 為什麼要突然消失?為什麼要在宮中裝瘋賣傻?你知不知道這樣子很令人擔心?」跪在地上的諾皇,抬起滿是淚水的臉頰,溫溫的問著前方那位他心中的巨人。

 

「父皇只是出宮玩玩」老皇爺不敢直視他的視線,只好撇過身去。

 

「父皇覺得這樣很開心嗎?還是父皇覺得這樣很好玩?父皇有顧慮過兒臣的心情,您有在乎過兒臣的感受嗎?」諾皇越說越激動,壓抑許久的情緒,正要一觸即發。

 

「冷靜點,諾兒!」原還有點海公公的神色,現已蕩然無存,現下的老皇爺,剛毅、自信、還帶著點權威感!

 

「朕很冷靜,朕只是要父皇答應朕好好的,不要消失,不要不見,不要有任何危險,因為朕不想失去父皇,因為朕需要您!!!」一口氣吼出所有心情的諾皇,哭倒在地上,子楓跟老皇爺趕緊將他攙扶起來,子楓怕諾皇無力站起,仍繼續扶著諾皇,不敢放手。

 

「謝謝你,諾兒!其實父皇也需要你!因為你是朕的寶貝啊!」老皇爺此話一出,諾皇飛撲至他的胸膛,老皇爺也流下清淚,「沒有顧慮到諾兒的感受是父皇的不對,父皇答應諾兒,以後不會再消失不見了!」聽完這段話,諾皇的頭直挺挺的埋入老皇爺的胸口之中,扁著嘴,挪了挪頭。

 

看著諾皇傲嬌的這畫面,加上剛剛想擦拭諾皇胸口被制止、私炮房外不讓他CPR……種種證據,讓子楓突然有種想法

 

「難道諾皇是女的?」

 

 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  老米’s 碎碎Talk又開屎了

 

終於,EP6千呼萬喚屎出來了……

 

其實,EP6是這兩天才動工。哥們結束後,老米試圖回到人妻與人母的角色,所以早早在PTT PO畢業文,逼自己快速深潛回鳳梨屋。只是心中還是很懷念那被哥們撩起的心情,很難愛上了就不愛了,也很難哥們看久了就不看了。所以,又默默發漏網路上的創作文,這一看又不得了,「真人CP深似海,雅岩楚河天際流」,就這樣一字無成的過了一星期。直到前幾天,更新了篇小心機的總經理後,才逼自己開始還債。

 

也因此,開始體會哥們編劇的不好當,在ON到不能再ON時,要生出合理、精彩的劇情,還要試著創新、突破、不老梗。也許,劇情值得吐槽的太多了,但它們的確成就了這個不太完美卻非常獨特的故事(這句引自A版友)。而我也有個小小的願望,希望這個穿越篇,不是什麼神作,卻也能是個不太完美卻非常獨特的故事!加油!

 

EP6的歡樂似乎不太給力,不過總經理穿越後,智商倒是挺給力的!下篇應該就是完結篇…重點是“應該”喔!

 

最後,小心機的總經理身邊,有個小心機的特助兼老婆也是很合理的!

請搭配前一篇《子楓的小心機》一起服用喔!

 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同場加映《亞諾的小心機》------

 

 

亞諾的小心機(一)

亞諾,為什麼今晚聚餐你都沒幫我撥蝦啊?

呃~我今天對蝦過敏…(迷之聲:昨天就不過敏?)

亞諾os:前一晚吃蝦害我痠痛到現在,今天你吃鱉就好了!

 

 

 

亞諾的小心機 (二)

 

亞諾,Amy怎麼突然要調職到兒童劇場啊?

 

因為,我推薦她去扮演仙女姐姐啊!

 

亞諾os: 應該沒有仙女穿深V裝吧!哈哈哈…

 

 

 

亞諾的小心機 (三)

 

 

子楓,為什麼給我這麼多你穿不下的衣服啊?

呃~因為...子涵又買錯了!而且…穿這樣,你似乎比較自在啊!

真的ㄟ…原來只穿件襯衫這麼自在….

 

(三秒後,令人自在的襯衫已成一推碎布。)

 

亞諾os: 姐穿什麼都是正….

 

 

 

 

亞諾的小心機(四)

琵亞諾!這件事我絕對不退讓!啊~~~~(戰鬥開始)

亞諾,我答應你,可以從我身上下來了嗎?(累癱的總經理)

亞諾os:只要你認輸,我就讓你身體很開心…(搓髮梢...)

 

 

 

 

亞諾的小心機 (五)

 

子楓,照我姨媽來的時間,明天應該不行…

Amy!!原本下周的香港行,幫我提早到明天!

亞諾os:這招果然有效,這樣明天終於可以跟子涵去看楚楚的見面會了!

 

創作者介紹

ok...停!

okt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8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8)

發表留言
  • 邱翊淳
  • 我頭香嗎哈哈
    每次看到ok大的穿越文就覺得很開心~~
    希望ok大可以繼續給予我們更多好文章~
  • 謝謝你,
    其實…
    我從很早很早以前,
    就在台南米中潛水了…

    所以,謝謝你們的熱烈討論
    我潛得敲開心…^^

    okting 於 2016/03/05 09:00 回覆
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  • 邱翊淳
  • 什麼!!!!!
    ok大也是臺南米中的一員!!!!!!!!!!!!!
    再多驚嘆號都無法表示我的驚訝!!!!!!
    怎麼不出來玩啊~~~
    一起玩 不要潛水啦~~~~
  • 深潛慣了…
    就不打擾大家!

    謝謝台南米的給予給予
    感謝之意,我明白明白…

    okting 於 2016/03/06 20:29 回覆

  • 悄悄話
  • 芷
  • 為了可以看楚楚見面會而使小心機的亞諾好可愛XDDDDD
  • 芷大...
    連萬豪叔也可以寫的你
    請收下我的膝蓋...

    okting 於 2016/03/11 12:26 回覆

  • 芷
  •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啊~
    子楓&諾諾的故事很多人接寫了,
    當然要選個冷門一點的,
    這樣才不會跟人家撞梗XDDDD
  • 芷大GJ…

    看來穿越篇完結後,
    我也來個小飛、過來跟啾比的跨種族虐戀
    ^^

    okting 於 2016/03/17 19:54 回覆

  • Fah
  • Ok大我來表白了,愛死你的kuso系列,餵之無味超有梗XDDDD
  • 謝謝f大的表白...
    很開心也很害羞

    讓我想到很會哥的告白大會
    雅妍的嬌羞...


    okting 於 2016/03/21 23:27 回覆